物品河南村民匿名举报污染被殴打 官方公布泄密者身份

近日有媒体报道,河南周口一男子前不久向该市环保局扶沟县分局打电话匿名举报一家工厂排污,结果却被该工厂知道,将其打成颅脑损伤。

该企业还威胁说,“谁再举报,举报一次打一次”。

2月2日,扶沟县成立工作组调查该事件。

目前,涉事工厂已经被查封,打人者也被警方控制。

2月5日深夜,扶沟县委宣传部公布调查和处理结果,泄密者为周口市生态环境局扶沟综合执法大队某中队中队长李某某,相关责任人将依法处理。

以下视频来源于都市报道#endText.video-infoa{text-decoration:像雾似的雨,像雨似的雾,丝丝缕缕缠绵不断喜欢雨,喜欢在看雨时回首往事。

none;color:#000;}#endText.video-infoa:hover{color:#d34747;}#endText.video-listli{overflow:hidden;float:left;list-style:none;width:132px;height:118px;position:relative;margin:8px3px0px0px;}#entText.video-lista,#endText.video-lista:visited{text-decoration:none;color:#fff;}#endText.video-list.overlay{text-align:left;padding:0px6px;background-color:#313131;font-size:12px;width:120px;position:absolute;bottom:0px;left:0px;height:26px;line-height:26px;overflow:hidden;color:#fff;}#endText.video-list.on{border-bottom:8pxsolid#c4282b;}#endText.video-list.play{width:20px;height:20px;background:url(http://static.ws.126.net/video/img14/zhuzhan/play.png);position:absolute;right:12px;top:62px;opacity:0.7;color:#fff;filter:alpha(opacity=70);_background:none;_filter:progid:DXImageTransform.Microsoft.AlphaImageLoader(src=\”http://static.ws.126.net/video/img14/zhuzhan/play.png\”);}#endText.video-lista:hover.play{opacity:1;filter:alpha(opacity=100);_filter:progid:DXImageTransform.Microsoft.AlphaImageLoader(src=\”http://static.ws.126.net/vi你勇敢,世界就会为你让路;你无惧,命运就会为你屈服。

deo/img14/zhuzhan/play.png\”);}<!–村民匿名举报污染被殴打,官方公布调查结果:泄密者是他!【物品河南村民匿名举报污染被殴打 官方公布泄密者身份】事件回顾村民匿名举报工厂污染遭报复殴打事件源自1月20日,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固城乡土河村的村民邵红兵向当地的环保举报热线投诉家附近的豫祥肠衣综合加工厂夜间排放难闻的气味。

邵红兵说:“这个厂离我家有500米左右,每天晚上天黑以后才有味,这个味道熏得我头晕、恶心,我才打了12369环保投诉电话。

”邵红兵说,拨打投诉电话匿名举报6天之后,他在1月26日接到一个159开头的手机号来电,对方表示是周口市环保局扶沟分局的反馈电话,一开始约他见面,后来又挂掉了电话。

△图片来源:河南都市报道随后,一些亲戚先后上门劝邵红兵不要再打举报电话。

邵红兵准备不再举报了,肠衣厂的负责人也打来了电话。

邵红兵说:“他们说让我到厂里边看一下。

没有多想,我就一个人去了。

到了后,他们把我按倒,三个人就开始打我。

打我这个人外号叫毕竟我遇到的事算得了什么,谁没有点伤。

李老虎,我俩没有任何过节,以前也不认识。

”邵红兵出示的扶沟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他的伤情包括闭合性颅脑损伤、多处软组织损伤、双眼睑淤血和双眼结膜下出血。

是谁泄露举报者信息?总台央广中国之声记者向邵红兵拨打过的河南省12369举报电话咨询,接线员表示,他们对匿名举报者的信息保密,不会泄露。

记者:举报者的身份会不会泄露出去,有人打击报复?接线员:匿名举报不用有这个担心,您的电话都被隐藏的,我们这边也看不到。

记者:周口扶沟不是还有人举报了之后被人打了吗?接线员:对,但是有这个录音的话,我们不会提供给任何人的,匿名举报您也不用担心,我们和企业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是谁把邵红兵的身份泄露给被举报的肠衣厂?村民找到周口市环保局扶沟分局,一名负责人证实,曾经打电话给邵红兵的那个159开头的手机号,属于环保局的一位执法队队长,但否认是这名队长泄露邵红兵的信息。

相关部门介入调查打人者儿子出面道歉2月2日下午,当地相关部门召开了专题会议,成立工作组积极调查处理。

△扶沟县政府官网截图目前,涉事的肠衣厂车间已经被执法部门贴上封条,打人者的儿子当面向邵红兵鞠躬道歉。

邵红兵的妻子对总台央广中国之声表示:“他大部分伤都好了,现在主要就是头晕、恶心、视力模糊,一个眼睛还是红的。

还在医院输液,根本没法出院,春节前应该回不了家。

”官方公布举报遭报复事件调查结果2月5日深夜,记者从专项工作组了解到,扶沟县公安局已将涉案人员李某祥、李某宇、毛某宾依法进行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现已查实,周口市生态环境局扶沟综合执法大队某中队中队长李某涛曾向被举报人泄露举报信息,当地相关部门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李某涛立案进行审查调查。

周口市生态环境局扶沟分局经查,扶沟县豫祥肠衣综合加工有限公司在污染防治设施未建成启用的情况下投入生产,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中的“三同时”规定,对该企业依法查封,并按有关法律规定,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新华社评论:男子匿名举报后遭殴打,新华社:谁在伤害你是独无的,走你自己的路,做你自己!无法给你最好的物质,但能给你最真的爱爸妈相信讲理成功的你定会感谢现在努力的你。

“提问题的人”?据媒体报道,河南周口一男子前不久向该市环保局扶沟县分局打电话匿名举报一家工厂排污,结果匿名举报被该工厂知道,将其打成颅脑损伤。

该企业还威胁说,“谁再举报,举报一次打一次”。

不少村民怀疑,是当地环保局泄露了匿名举报者的信息。

公众高度关注这一事件,侧面反映了大家对举报人信息被泄露的担忧。

近年来,一些地方曾发生多起举报人信息遭泄露,甚至被打击报复的案例。

比如,震惊全国的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被害人邓某出事,也和匿名举报信息被泄露有关。

人们担心,举报人信息被频频泄露给被举报人,会影响反映问题的积极性。

发现不合法不合规的问题,一些人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正是出于对职能部门的信任,以为他们能公正执法。

但是,如果举报意味着人身安全风险,以后谁还敢揭发坏人坏事?谁还敢反映身边的非法问题?让举报者担风险,会让违法乱纪者更嚣张。

举报是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和监督的有力方式。

举报人反映的问题能否及时得到调查,举报举证的保密性和举报人的安全能否得到充分保障,都反映出相关部门对群众监督的态度。

到底是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看举报人的遭遇就能知道。

打黑除恶和反腐败的经验都表明,泄露举报者信息,不仅侵犯举报人的合法权益,更会侵蚀群众对有关部门的信任,还是严重的违纪违法行为。

举报者信息泄露往往与“内鬼”有关,背后常有官商勾结、官黑相护等利益勾连。

一些执法者跑风漏气,变成被举报人的“保护伞”,丢了初心,站在了群众的对立面。

无论是党纪还是国法,都要求相关部门保护举报人信息,严禁将举报材料和举报人的有关情况透露或转给被举报单位、被举报人;对违反保密规定的责任人员,要依法追责。

举报人信息被泄露不是新问题,只有织密举报人信息的保护网,并依法严惩泄密者,才能让举报人有安全感,让违法乱纪者受到应有的监督。

河南扶沟这一事件的舆论仍在发酵,有关部门应及时深入调查,尽快给举报人和社会一个让人信服的交代。

无论结果如何,都希望这一事件能给各地相关部门提个醒:认真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而不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才是对待举报的正确姿势。

社会主义荣辱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胡锦涛2006年3月4日下午在參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的民盟、民进联组会上发表的“关于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的讲话中提出的,一般又称为“八荣八耻”。 据官方解释,提出“八荣八耻”的目的在于引导中国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http://www.lf82.com/news/1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