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追求奢靡生活,副市长辞职七年仍被查

“有合适的机会也要挣点钱,改善一下生活。

”挣钱发财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愈演愈烈,自以为设定“行业规避”底线便不会出问题。

老板们大年三十晚上都驱车赶到他老家陪着打牌,鞍前马后,马首是瞻,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他把有人请吃饭和送礼,看成是其群众基础好、会办事、有前途的象征,而没人请吃饭送礼则觉得被人看不起。

他把腐败当习俗、把行贿当礼节、把奢靡当时髦。

……胡竑,男,1968年4月出生,1988年8月参加工作,1991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曾任浙江省临安市颊口镇党委书记,於潜镇党委书记,临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临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2011年8月,胡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同年10月受到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科级。

2012年5月胡竑辞去公职后,就职于重庆某园林公司浙江分公司。

2019年7月,杭州市监委对胡竑涉嫌严重违法问题立案监察调查,并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2019年8月,胡竑的党组织关系由重庆市江北区重庆某园林公司支部委员会转至杭州市临安区人才交流中心第一支部委员会。

随后,杭州市纪委对其立案审查。

2020年1月,经杭州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给予胡竑开除党籍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7月,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胡竑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20万元。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夏悦报道“2011年被查时我向组织隐瞒了主要的违纪违法事实,逃脱了一次。

但是这一次我逃脱不了了。

”说这话的时候,胡竑已经辞去公职7年多,面对组织的审查调查,他反而坦然了许多,不再纠结于如何隐藏自己的罪行,而是积极配合组织工作,以寻求心灵上的解脱。

追求身份标志,被评价穿得差后萌生贪念胡竑出身贫寒。

1988年,中专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临安县林业局昌化林业站,成为一名林业技术干部。

入党后,他怀有一腔热血,多苦多累的工作都抢着去做,工作仅七年便被破格提拔为颊口镇党委书记,成为当时临安市最年轻的乡镇党委书记。

2003年3月,35岁的胡竑即将成为临安市副市长,为了迎接这一时刻,他在市区城中街的商铺花800多元钱买了一套西服,这是胡竑当时最贵的一套衣服。

当了副市长以后的多个重大场合,他都穿着这套西服出席。

然而,两年后的人代会小组讨论上,一名相熟的部门负责人对其开玩笑道:“胡市长怎么还穿这么差的衣服,现在这个牌子都是打工的人穿的。

你的衣服应该去定制,这样才有档次。

”他对办案人员说:“从那时开始,我就想有合适的机会也要挣点钱,改善一下生活,但是又不能做得太明显。

这样的话就需要一到两个老板朋友,不能多,而且从事的行业要同我的分管工作不相关。

”当时,胡竑主要分管城建工作,他自以为设定“行业规避”底线便不会出问题,殊不知当官发财的念头一产生,就注定会驱使其一步步偏离正道,踏入深渊。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追求所谓的品质生活与身份标志开始,胡竑的廉洁堤坝就产生了裂缝。

甘愿被围猎,沦陷在“炒股赚大钱”的贪欲中无法自拔胡竑性格内向,不苟言笑,来往走动的朋友很少。

不过,从偏远乡镇到临安市直部门任职后,胡竑身边多了几位“亲密朋友”。

家里有事,这些“朋友”比亲戚跑得都快,抢着去办;知道胡竑喜欢打牌,他们便随叫随到,连大年三十晚上都驱车赶到胡竑老家陪他打牌;逢年过节厚礼走动,有时候还几家人一起出门旅游休闲。

这些“朋友”鞍前马后、处处唯胡竑马首是瞻的做法,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最开始我也觉得纳闷,后来我慢慢明白了,他们在对我进行长线投资。

看当时的局势,我是竞争副市长的有力人选,我当了副市长,他们就不会吃亏。

”然而,当胡竑明了这几位“亲密朋友”的用意时,他和家人已无法离开他们提供的“周到服务”了。

临安市於潜镇的一个老板周某便是胡竑的“亲密朋友”之一,自2001年认识胡竑后就一直积极与他保持联系。

胡竑担任副市长后,周某几乎每天晚上都要驱车近一个小时,从乡镇赶到市区来拜访胡竑。

察觉到胡竑“想挣钱”的念头后,他立马花8.5万元买了一张某高尔夫球场的个人会员卡送给胡竑,并告诉他:“这是一种投资,今后会员卡会增值的。

”一听到“增值”,胡竑就心动了,收下了卡还自我安慰,将来升值后把卡转让,把本金还掉就不算受贿了。

此后,周某开始经常邀请他到杭州和深圳等地买衣服鞋子,在周某的影响下,胡竑的物质享受欲望越来越强,就像换了一个人。

为了进一步巩固和胡竑的利益同盟,周某还拉着胡竑的弟弟先后创办了两家企业。

胡竑明知弟弟没有实际出资而拥有股份,不仅默许了他们这种所谓的合作,还亲自打电话给相关部门指示帮助他们办理证照和手续。

通过向早安!每天给自己个希望,试着不为明天而烦恼,不为昨天而叹息,只为今天更美好。

胡氏家族输送利益,周某牢牢拴住了胡竑,对于他提出的要求胡竑几乎有求必应,心甘情愿被他“围猎”。

2007年,杭州某电缆公司老板刘某找到胡竑,请托他向时任临安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麻某打招呼,从该公司借款5000万元。

时任临安市委常委、副市长的胡竑恰好分管国资公司,他一出面,刘某的借款难题迎刃而解。

为了感谢胡竑的帮忙,刘某送其一张150万元的银行卡,但被胡竑拒绝。

刘某又提出让胡竑开一个股票账户,刘某用这笔钱炒股,赚了钱他把本金拿走,剩下的钱留给胡竑。

如此赚钱的“妙招”正中胡竑下怀。

为了规避监督,胡竑特意以妻姐的名义开设了银行账户和股票账户,在当年股市一路飘红的行情下,刘某仅用几个月时间就赚了几百万元,按照约定,他抽走本金后,留下539万元在账户上。

拿到钱的胡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沦陷在“炒股赚大钱”的贪欲中无法自拔。

就在同一年,当另一“好朋友”孙某提出合作炒股时,胡竑马上就同意了。

几个月后,胡竑从中赚得了550多万元。

“胡竑既不投入本金,也不实际操作,却在股市获得巨额收益,其实质就是受贿。

”办案人员说。

贪欲之害猛如虎。

胡竑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却与企业老板勾肩搭背,在欲望的支配下蒙蔽心智,沉沦于权钱交易,最终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

奉行潜规则,没人请吃送礼觉得没面子,辞职七年后仍被查从乡镇林业技术干部做起,27岁担任乡镇党委书记,35岁担任原临安市副市长,38岁担任原临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仕途顺利的胡竑心态急速膨胀,通过打政策和法律的擦边球来推进工作,甚至违反法律法规为商人谋利,完全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应有的原则和底线。

2006年至2011年,商人何某承包的农牧场有128亩土地要出让。

为了找胡竑帮忙,何某下了一番功夫打听到他爱吃某家小吃店的炒年糕,便每天晚上定时前去购买并亲自送到胡竑手中。

据知情人介绍,何某打牌时会突然退出,并扬言道“我要给胡市长送宵夜去”。

何某坚持不懈地送宵夜,最终获得了胡竑的认可。

在胡竑的关照下,2009年,何某承包的128亩土地从农业建设用地变更为住宅建设用地,以每亩24.11万元的起始价挂牌出让。

之后,胡竑又违反相关规定,排除他人的正当竞争,以确保何某定向受让该地块。

后该土地作价每亩70万元转让给某建设集团,此举造成临安市政府国有资产严重损失,直至2019年何某归案退缴不正当利益3800余万元才得以追回。

“我之所以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走得那么远,除了放松学习导致对纪法的漠视和缺乏敬畏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对所谓潜规则的怂恿和支持,把腐败当习俗、把行贿当礼节、把奢靡当时髦。

”胡竑自我剖析道。

对此,办案人员说:“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胡竑把有人请吃饭和送礼,看成是其群众基础好、会办事、有前途的象征,而没人请吃饭送礼则觉得被人看不起。

”2011年,杭州市纪委接到群众举报胡竑违反廉洁自律规定的问题线索,对胡竑开展核查,在核查过程中,胡竑为自保,隐瞒了主要违纪违法事实。

同年8月,胡竑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被撤销了副市长职务,降为副科级非领导职务。

在被降级后,胡竑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亲戚朋友,便于2012年5月辞去公职。

2019年7月,杭州市监委接到关于胡竑以借为名收受300万元贿赂的问题线索后对其立案监察调查。

在组织的教育帮助下,胡竑选择了积极配合、主动交代。

离职7年后,他终于结束了惶恐的日子,心灵上获得了解脱。

胡竑曾侥幸地认为,这么多切美好的愿望,不是在等待中拥有,而是在奋斗中争取。

年过去了,组织上应该不会再来管他了。

然而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曾经伸出的贪腐之手,绝不会因为辞职或退休而逃脱惩罚,终将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此案也提醒领导干部,对纪法要有敬畏之心,对诱惑要有警惕之心,对名利要有淡泊之心,慎独、慎微、慎始、慎终。

延伸阅读“总开关”不牢,他们在贪慕虚荣、追求“奢华”的道路上堕入深渊原西藏国盛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宇:出入高档会所,连个人房租及更换窗帘也用公款开支李宇从小生长在胜利油田,家中父母都是油田职工,虽不富裕,却也衣食无忧,从小他便没有贫困、匮乏的概念,也没有养成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习惯,潜意识里或多或少向往奢华的生活方式,认为那样才是真正的生活。

从2000年参加工作开始,李宇连续13年都在组织部门工作。

当时的李宇便纪律意识淡漠、自我放纵,整日陶醉于省里各级官员的“关怀”中,沉迷于灯红酒绿的应酬中。

2015年7月,李宇正式到原西藏国盛公司工作,经其审批,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原西藏国盛公司使用单位经费违规报销餐费、酒水、旅游景点门票、土特产等费用共计23.4万元。

当然,在为大家谋一些“福利”的同时,李宇也不忘为自己谋一些特权,私车公养不在话下,就连其个人房租及更换窗帘等支出也用公款开支。

李宇贪图享乐、生活奢靡、追求低级趣味,2015年8月至2018年上半年,他经常出入高档娱乐会所,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娱乐会所有偿陪侍人员保持密切关系。

李宇在忏悔材料中写道:“世界观不正,必然导致个人信仰出现偏差;价值观不正,必然导致金钱至上;人生观不正,必然导致及时行乐思想,贪图享乐、纸醉金迷、忘记了艰苦奋斗。

”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杨宏伟:让老板为奢侈消费埋单杨宏伟追求优越奢华的物质生活,常常以招商引资、学习考察为名到沿海发达地区,住豪华酒店、吃高档菜肴,喝名酒、抽好烟,坐豪车、穿名牌。

无一例外,这些都是由老板来埋单。

他甚至主动出击“筛选”私企老板,将旧识或自认为信得过的老板纳入“朋友圈”,运用遇到欣赏你的人,学会笑纳;遇到你欣赏的人,学会赞美。

手中的权力打招呼、找人脉、给项目、催欠款,为老板“朋友”铺设利益通道。

为讨情人欢心,杨宏伟从老板“朋友”那里索要各种回报,房子、车子、票子来者不拒。

一路“追随”杨宏伟的某老板说,杨宏伟主动帮其承揽项目,自己则听从他的安排,为他的奢侈消费小结:网络流行语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发展的,有点的时代性,有时候你说出个网络流行语很有可能就会暴露你的年龄的。

埋单,“对我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非常官僚、非常霸道”。

直到接受审查调查后,杨宏伟才幡然醒悟:“是我忘记了一名党员干部的品行要求,与企业老板互相勾连,非法谋利……我竟认为这些老板是真朋友,自认为是带领他们‘共同致富’,幻想他们会‘守口如瓶’。

”浙江省常山县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甘土木:接受老板们的奢华“节礼”甘土木回忆,刚参加工作时,年底到村养鱼水库买两条新鲜鱼回家过年,几斤几两、几角几分他都掏钱算清楚;刚当乡镇书记那会儿,有包工头来送礼,他当场拒绝,把人轰出了家门。

可是,随着职位的升迁,他的心态却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想当官,在社会上有个好地位、好名声,想“光宗耀祖”;另一方面又想有钱,想和老板一样过奢华的生活。

甘土木一个突出的腐败问题,就是收受老板们的奢华“节礼”。

从烟酒土特产到三五千现金、一次性两三万现金,再到金条、银杏树、石屏风、石柱,甘土木通通“笑纳”。

生活腐化也成了引爆他违法犯罪之路最后的“导火线”。

2011年4月27日,甘土木与时任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熊雨土及县环保局局长、党组书记顾建华三人,在杭州市某度假大酒店嫖宿,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北京市东城区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原出纳员王雪:挥霍公款购买奢侈品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奢侈品,一件衣服6.4万元,一个包超过20万元……仅一年多的时间,1990年出生的王雪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多达720余万元,均用于个人奢侈消费。

肆意挥霍的背后,是王雪对物质消费难以满足的欲望。

“在工作、生活和网络游戏中,王雪结交了大量‘出手阔绰’的朋友,养成了畸形的消费观念。

”专案组人员介绍说,王雪进入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工作不到一个月,就开始想方设法侵吞、骗取公共财物,用以满足消费欲望。

买完东西,她会拍照发在社交媒体上,大家的“追捧”让她的虚荣心获得极大满足。

最终,王雪在虚无的“快感”中加速沉沦。

因涉嫌贪污罪,王雪被开除公职。

2019年12月,王雪被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完美追求奢靡生活,副市长辞职七年仍被查】

社会主义荣辱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胡锦涛2006年3月4日下午在參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的民盟、民进联组会上发表的“关于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的讲话中提出的,一般又称为“八荣八耻”。 据官方解释,提出“八荣八耻”的目的在于引导中国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http://www.lf82.com/news/1053.html